ag视讯论坛|注册

从化区总工会>劳动故事>劳模风采

毕生酿造“甜蜜事业”的养蜂能手

来源:原创作者:从化区总工会        2017-11-08

——记广东省先进生产者陈容桂

□ 文/图 实习记者马琬媚

陈容桂

  又到了荔枝花开时节,如果在几年前,身体尚健康的陈容桂在这个时候已经到了离家8公里以外的木棉村,带着他的蜜蜂一起追花逐蜜了。然而近两年,由于身体原因,曾经是养蜂能手的他无法再继续追逐“甜蜜事业”。

  陈容桂,原神岗三百洞村养蜂场场长。1957年,27岁的陈容桂开始追逐“甜蜜事业”,一“追”就将近半个世纪,直至75岁才渐渐停下脚步。在这近50年的养蜂生涯,陈容桂刻苦钻研养蜂技术,努力改进养蜂方法,为从化养蜂事业发展作出贡献,并于1964年获得“广东省先进生产者”称号。

潜心养蜂半个世纪

无偿到越南教人养蜂

  出生于1930年的陈容桂今年已85岁高龄。初见时,这位已过杖朝之年的老人正独坐家门前,神态清醒。他的三儿子陈镜明告诉记者,自从去年中风后,父亲说话不太利索,行动也不方便。提起旧时养蜂的情形,陈容桂只能用断断续续的话语向记者诉说。

  陈容桂告诉记者,刚开始养蜂的时候是帮村委养的,到了80年代,他才从村里买下一些蜜蜂自行养殖。养蜂场是在75岁的时候才没有经营下去,但是之后也养了几箱蜜蜂来“玩玩”。后来身体越来越差就没再养了。

  据陈镜明介绍,父亲的第一份也是唯一一份工作就是养蜂。“50年代的时候,村委抽选村民去养蜂,我父亲被抽中,可当时他不想去,因为怕被蜜蜂蛰。后来养了一段时间后,他发现自己对养蜂很感兴趣,那时候他一个人就养了60多箱蜜蜂。”陈镜明告诉记者,父亲的养蜂技术好,在村委养蜂的时候,全村6个生产队养蜂的村民都会叫他去帮忙看看,甚至拜他为师。

  20世纪五六十年代,中国与越南正处于最密切友好的时期。1962年,市政府抽选养蜂人去越南教授养蜂技术,由于养蜂技术过人,村委推荐陈容桂去。“去教了一两年,不是长年呆在那边,因为自己也要养蜂,有时间才过去。主要是教他们怎么管理蜜蜂,怎么观察蜜蜂动向等等。”陈容桂说,去越南属于无偿帮助,但是教了他们之后,看到他们的蜂蜜产量逐渐增加,自己觉得非常欣慰。因为其突出的贡献,2年后,陈容桂被评为“广东省先进生产者”。

养蜂致富

80年代成“万元大户”

  上世纪80年代,村委把蜜蜂下放到村民,陈容桂向村委购买了部分蜜蜂自行养殖。陈镜明介绍,当时他的父亲一个人就养了80多箱蜜蜂,养蜂场里摆放蜂箱的地方面积约500平方米。

  陈镜明14岁开始帮父亲养蜂,刚接触成群的蜜蜂时,他坦言很害怕。“那时候穿一条裤子都不行,要穿两三条裤子才不会被蜜蜂蛰。”陈镜明说,父亲的养蜂技术好,“就算是‘瘦弱’的蜜蜂也被他养得很‘强壮’。本来一箱不到的蜜蜂可以被他养殖至很多箱。”陈镜明告诉记者,他们家以前住在山顶上,房子周边有很多鸭脚木,而鸭脚木正是冬糖的蜜源。因此,每年冬季陈容桂都会在家附近打冬糖。在陈镜明17岁那年,他跟随父亲去打冬糖,那是冬糖最多的一年。往年一般只能打5、6次,那年的冬糖却打了12次,一直打到大年初二。平均一次打糖300多斤左右,12次就有3600多斤。

  陈镜明说,以前打的蜜糖都会拿到神岗收购站卖,80年代,一斤才卖8毛钱。到了后来,他们就把蜜糖拿去给亲戚卖,或有客人直接上门购买。“父亲打的蜜糖香醇,不会勾兑任何东西,很多人都说好,回头客很多。”陈镜明告诉记者,80年代算是父亲养蜂事业的高峰期,随着父亲养蜂事业的成功,他家也成为了当时村里仅有的两个“万元大户”中的一户。

养蜂有秘诀

天时地利好手艺

  据陈镜明介绍,根据季节的不同,一年需要打糖四次,其中春天是荔枝花开时节,此时适合打荔枝糖;夏天百花盛开,适合打百花糖;而为了维持蜜蜂的生命,让其继续“工作”,打完夏糖后需要带着蜂箱“走场”,到不同的地方放蜂采蜜,此时主要打的是桉树糖;到了冬季,就是打冬糖的时候。

  说起养蜂的秘诀,陈镜明说天气至关重要,酿造“甜蜜事业”也要靠天吃饭。“天气好、雨水少,树开的花就会多,花蜜自然就多,而且糖分也比较高,蜜蜂也会变得更加勤劳。如果天气不好,经常下雨的话,本应是丰收的时节也会失收。曾经有一年一次冬糖都没打过。”在陈镜明的记忆中打冬糖最多的那年,正是因为天气暖和、雨水少,花开茂盛,蜜蜂采的蜜自然也多。陈镜明还告诉记者,打糖一般越早越好,因为早上气温较低,糖分及粘稠度较高,打出来的蜜糖质量更好。

  除了天时外,地利也很重要,即要找到合适的采蜜地点。陈镜明说,以前每年父亲打荔枝糖的时候都会到离家8公里外的木棉村,到相熟人家的荔枝林打糖。“以前村里的路还没修好,也没有汽车,每年父亲都是挑着所有日常用品徒步过去,蜂箱则由村委派人抬过去。一去就是20天。”陈镜明说,以前山顶种满鸭脚木,树木壮实、花开茂盛,是打冬糖的最佳场所。

  拥有了天时、地利后,“蜂和”也是养蜂成功的重要因素。这里说的“蜂和”,其实指的是养蜂的技术,只有把蜜蜂养好,才能采出上乘的蜂蜜。陈容桂掌握的养蜂技术,是他一直以来的经验累积起来的。“吃一堑长一智,这是积累经验的过程。”几十年的养蜂生涯中,陈容桂不断摸索养蜂方法,改善养蜂技术,并把得出的技术方法毫无保留地教给每一位向他请教的人。

  陈容桂的孙子陈韦丹曾跟他学习养蜂近10年,在这期间掌握了不少养蜂技术。“放蜂的时候要经常观察它们的动向、出勤率等,留意蜜蜂有没有把糖粉带回箱中,这样可以看出附近一带有没有花粉。另外,每个蜂群都有一个蜂王,由于蜂群自然换王的时间较长,而且蜂王老了以后产卵量低,新王产卵多,且能维持强群,使蜂群增加采蜜量,因此当新王‘上任’了一定的时间后,就要人工换王。此外,还要抓好打糖季节,在没糖打的空档期要定时给蜜蜂喂糖,就像给人补身体一样。身子补好了,才能采更多的花蜜回来。”陈韦丹说。

钟情养蜂

余下两箱蜜蜂作伴

  尽管掌握了一定的养蜂技术,然而陈容桂的儿孙都没有继承他的养蜂事业。陈镜明告诉记者,在父亲退休后的几年时间里,他曾经接手养蜂场,然而由于经营不景气,后来就把蜂场转让给别人。陈容桂的侄子也曾跟他养了十多年蜜蜂,但如今也没有继续下去。现在家里只剩下两箱蜜蜂。

  经营不景气,陈镜明说最大的原因是受环境影响。“以前山顶成片的鸭脚木被砍了,种上了杉树。周边的果树少了,蜜源也随之减少,如果想打到好点的糖就要到外地‘走场’。”陈镜明对记者说,除了生态环境,市场环境也对他们的养蜂业产生一定的影响。外省养蜂人越来越多,且他们养的是意蜂,产糖率高,我市普遍养的是中蜂,产糖率相对较低,尽管营养价值较高,但市场竞争也相对较大。

   苦心经营了大半辈子的“甜蜜事业”却因后继无人而停止,陈容桂说,儿孙们有自己的爱好和理想,对此他表示理解。然而言谈间,他依然流露出一丝惋惜。